饲料市场网

chinafeedm

华南逆袭猪价高居首位,东北再度沦为低洼区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19-08-15 11:11来源:卓创资讯

上篇

【导语】 因非瘟疫情在国内各地发生的时间节点不同,2019年6至8月份猪市南北形式完全逆转。其中华南市场生猪价格涨幅超90%,由最低价一路赶超成为国内最高价;与之相反,东北猪价涨幅不足5%,由国内最高价区域沦为最低价区域。接下来东北市场能否再度实现逆转?让我们来具体分析。


2018年下半年,非瘟疫情最先发现、且受灾最为严重的区域当数东北大区,随后疫情由北向南逐渐蔓延。2019年第二季度非瘟疫情转战南方,于华中、华南和西南地区肆虐,两广、两湖、四川市场受灾最为严重,去产能幅度均超50%。


图1

长期以来,东北作为典型的生猪输出区,其价格一直处于国内较低水平。2019年6月份区内生猪供应缺口爆发,东北猪价涨幅达25.00%,快速赶超其余市场高居全国首位。据卓创资讯统计,2019年6月中下旬至7月上旬,东三省猪价一直在国内均价之上,与之相比最高时相差2.17元/公斤。随着南方疫区生猪抛售完毕,供应紧张状况逐渐显现,南方猪价大幅上涨,部分地区日均涨幅超1.00元/公斤。与此同时,东北市场供应逐渐增多,加之本地消化缓慢,价格涨幅不大,逐渐沦为低洼区域。截至8月14日,东北猪价较国内均价低4.03元/公斤。

国内各大区生猪均价对比表

单位:元/公斤


从表中可以看到,近两个月东北地区猪价涨幅仅为4.21%,而南方各个市场涨幅巨大,涨幅最大区域——华南大区更是达90.54%,导致东北与华南地位调转。除此之外,北方其他地区涨幅亦不大,调运方向由原来的“南猪/肉北调”转换为“北猪/肉南调”。


虽如此,但两次生猪长途调运对南北方所产生的影响大不相同。“南猪/肉北调”时期,因正值南方养殖端批量抛售,低价白条肉供应较多,大量的低价猪肉涌入后对北方当地白条走货产生较大冲击。而“北猪/肉南调”时期,因北方生猪存栏稀少,生猪与猪肉产品外发量十分有限,因此对抑制南方猪价上涨作用不大,近期南方价格涨幅依旧明显。


下篇

南方猪价大涨因素比较单一,本轮东北猪价涨幅较小主要有两方面原因,让我们从供需两方面来共同探讨。


家庭养殖场复产成功


图1

2018年8月3日,辽宁沈阳发现国内第一起非瘟疫情,2018年12月份至今东北地区疫情逐渐得到控制。因发生疫情时间最早,加之业内普遍看涨后市,年后至今养殖端补栏积极性高涨,部分疫情严重时已暂时退出市场的家庭养殖场开始重操旧业。因多数中小场复产成功,2019年7月份开始东北市场猪源逐渐增多,供应紧张的状况大大缓解。但另一方面,4月份开始部分大场亦有复产意向,但现阶段成效并不大,三季度大场存栏难有质的提升。


在看涨后市,普遍补栏的情况下,二元母猪与仔猪价格亦大幅上涨。且因上游存栏稀少,母猪供应不足,中小场普遍有“商转种”的操作,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仔猪及生猪的供应量。据卓创资讯统计,本周东北地区二元母猪成交均价2650元/头,4月份以来最大涨幅达23.26%;国内成交均价2600元/头,最大涨幅20.00%。


正值消费淡季,本地需求相对低迷


图2

东北本地需求的持续低迷是导致东北猪价涨幅较小的另一重要因素。从上图可以看到,6月份开始屠宰厂开工率维持15%以下的低位水平。导致此现象的发生主要有两方面原因:


第一,南方大量低价白条冲击本地市场。南方调肉量大而调猪量极少,这就导致东北屠企收猪困难且原料成本难降,而本厂白条走货滞缓的情况。屠宰厂普遍亏损严重,部分鲜品被迫分割入库,企业库存逐步增加,部分厂家甚至已满库。


第二,6-8月份天气炎热,本地消费相对较差。市场接受高价白条的能力有限,经销商随用随采为主,市场多有砸单现象,东北地区需求疲软运行。


下半年东北猪价难以实现逆转

供应方面来看,因中小场复产及时,下半年东北或整个北方猪源将有一定程度的增加。而南方距离发生疫情的时间较短,加之8月5日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发布通知,自2019年11月30日起,中南六省开始试点禁止非中南区的活猪调入,南方供应紧张状况难有缓解。


需求方面来看,9月份至春节为传统猪肉消费旺季,南方高价猪肉或抑制部分需求,但影响程度不大。综上所述,预计下半年国内猪价及肉价仍呈现“南高北低”的态势,东北猪价难以实现逆转。



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